LOGO

2018

.18

孙安远:学院制,剑桥大学对世界高等教育最大的贡献

阅读数:722

1.png


孙安远


希伯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后E 20班同学


本次我们游学目的地是英国。


英国现今表面上衰落日渐式微,却是个老牌大国。在世界的影响不如美国那么凸显,经济总量也落后于美国、中国、德国、日本,但仍是主要发达国家之一,对世界仍然有无可替代的影响力。在国际上依然举足轻重,美国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继承了资本强国的衣钵。


英国有一群自傲的,却愿意读书的百姓。我觉得一个国家对待知识跟金钱的态度,可以看到他在世界的未来。一个人也如此,只看对方对待知识的态度大抵就能区分他及他家日后的发展,这也是我仍旧看好英国的原因。美国有美国的独特,英国有英国的出彩经济基础,英国其实并没有落伍,只是美国的光牢,光芒太过耀眼,遮挡了它而已。虽然决定上层建筑,但是只要教育发展起来了,成就一代人后。后代再好的教育下,就很难落魄。


在伦敦之行中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大英博物馆。一般来讲博物馆收藏品的价值看三个。首先是文物性,其次是艺术性,第三是稀缺性。


之后我们一行来到世界上历史悠久的着名大学剑桥。剑桥得名于剑河,剑河上有很多桥,哪座算是剑桥,当地人也说不清,而今天能看到的最古老的大桥是一座被称为数学桥的铁桥,距今不过250年,比剑桥大学的历史要短得多。


剑桥大学最着名的当属三一学院了,牛顿曾经在那里读书和任教。今天三一学院并不向公众开放,主要是游人太多。剑桥里面名气仅次于三一学院的是国王学院和圣约翰学院。其中剑桥标志性的建筑,哥特式大教堂,就属于国王学院。


2.jpg

后E企业家在剑桥大学


在国王学院背后靠近剑河的地方,有一个小的纪念碑,上面刻了徐志摩的《再别康桥》的前两句诗。剑桥大学培养了近百名诺贝尔得主,十几位英国首相,许多国家总统。


国王学院是剑桥大学规模最大,最为富有,也是出名人最多的学院,它本身就像一所小型大学,校园也非常大气漂亮。当然剑桥城本身就是一个文物,对欧洲建筑有兴趣的同学一定要仔细游览。很多学建筑的大学生专门到剑桥学习和体会古代建筑。


此次游览的罗斯柴尔德家庄园,给人一种历史悠久,古色古香的感觉。我们中国号称文明古国,但能留下来的,拥有那么多古老历史的建筑,估计也没有很多,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可能有两点,一是中国很大,景点比较分散,因此能有机会都看完的人不多,二是中国的建筑都用木材,易于损坏,而且中国历史上战乱不断。


为什么用木材,西方用石头呢?可能是文化差异导致的,中国人强调天人合一,喜欢梅兰竹菊,花鸟虫鱼,这些有生命的东西,用木材建房子也就可以理解,西方人信宗教,教堂代表了人间的天堂是神圣的地方,因此更强调永恒的理念,用石头也就不足为奇了,不同的文化结出了不同的果。


不过在剑桥,我更喜欢圣约翰学院,它成立于1511年,是剑桥16所老学院之一。


为什么非要强调“老学院”三个字呢?因为剑桥大学今天的31所学院,大约一半(16所)建于16世纪之前(最后一所老学院西德尼·苏塞克斯学院Sidney Sussex College于1596年建立)。之后的200年里都不再有学院出现,直到1800年唐宁学院成立。


在这之后剑桥又一口气修了14所学院,以满足人数不断增长的需求。由于前16所和后15所学院之间相隔200多年,因此,200年前的被统称为老学院,之后的则被称为新学院。


老学院和新学院从外表上一眼就能看出来,老学院一个个都像是城堡,新学院则像是美国大学的宿舍群。当然,更主要的是,老学院和新学院的传统及治学风格完全不同。


剑桥大学的学院制,这不仅是它的特色,也是它对世界高等教育的贡献。如果说在剑桥能够得到什么世界上其他地区没有的教育,就是这个学院制了。


剑桥所说的学院(Constituent College),它们不同于我们经常说的大学里的文学院、工学院、理学院等等。


比如圣约翰学院从外面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城堡,而不是大学的一部分。圣约翰学院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它逐渐形成了今天的一个小社会。在这个小社会里,有学生的宿舍、饭厅、图书馆、教堂、生活区和各种娱乐设施,此外还有教职工的宿舍、实验室(包括计算机房),甚至还有金库、修缮处和保洁员的宿舍。而健身房、游戏室和乐器室则是学生宿舍里的标配。


我们后E同学在剑桥第一次正式晚餐就在圣约翰学院,很像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那个大饭堂,天花板几乎得有20米高,全院800多名学生和部分教授都在里面吃饭。


剑桥各学院有自己单独的财务管理,圣约翰学院的有形资产价值6亿多英镑,在剑桥大学的31个学院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大名鼎鼎的,出过牛顿的三一学院。圣约翰学院的财产如果作为一个独立的大学来衡量,在全英国也可以排第四。因此这个学院其实就是一所小型却完整的大学。


事实上,剑桥的学院确实具备了大学的某些功能,而管理机构的设置也和大学类似。比如说:学院有比较独立的财务权和管理权,学生的学费是交给学院的,每个学院的管理非常独立,学院自己管理自己,教授和学生都参与学院的管理。


剑桥大学不能随便干预学院的管理,每个学院的管理方式也各不相同。大部分学院是由院长(President)负责管理,其身份相当于大学的校长,个别学院,比如国王学院则由教务长(Provost)管理,甚至有的学院是由女管家(Mistress)管理。


此外,剑桥的每个学院各有各的规矩,比如圣约翰学院的人(包括学生和教授)在学校饭厅里进餐前和进餐后都要背诵一段感谢上帝的话。同时,每个学院对外界开放的程度也有很大差别,有些是对外开放的,比如圣约翰学院,大部分时间里学院外面的人是可以自由进出学院的;有些则是限制开放的,比如国王学院,每周只有几个时间段访客可以进入学院里看望学生或者参观。还有一些学院(主要是神学院)则根本不对外开放,这和今天世界上大部分大学所强调的开放校园的理念完全不同。因此,剑桥今天依然是名副其实的封闭的象牙塔。


在剑桥,虽然有学校一级的活动,但是更多的是学院一级的活动。在这所大学里,学生们会把学院看成自己的家,而不是大学。不仅读书的时候如此,而且终其一生,学生们都会对学院保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由于学院在剑桥特殊的地位,因此它们在大学的招生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世界上的大部分大学,只要一个学生被这个大学录取,或者被大学的某个专业录取,就可以进入大学学习。但是在剑桥和牛津,学校的录取却只占到录取工作的一小部分,关键是要有一个学院接受这个学生。


当然,像着名的三一学院、圣约翰学院都是非常难进的,因此,被剑桥录取的学生们常常会申请第二、第三所学院。


剑桥大学的录取是看成绩、品德和特长是否达到了学校的要求,因此所谓的优秀生就被录取进来了。而学院则是一个大家庭,它关键是看申请者有无可能融入他们的大家庭,并且为这个大家庭做出特别的贡献。“要是录取了一个和大家玩不到一起的同学,会非常糟糕。”这些剑桥的毕业生普遍流露出这种看法,“因为大家四年在一起都会觉得别扭。”


?非常值得一提的是,不仅学生们生活并住在学院里,院长和很多教授(尤其是没有结婚的教授)也住在学院里面。在学院里可谓过着贵族般的生活,每天都有人给他打扫房间和洗衣裳。


当然,剑桥这样照顾教授们不是为了养懒汉,而是为了给教授们腾出时间教育学生和做研究。而教授教育学生不仅体现在关注学生的学业上,还体现在对学生全方位的帮助上,尤其体现在帮助学生成长成“社会的人”的方面。事实上,在剑桥,教授和学生的关系远比美国的大学要亲近,他们和学生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学院制可以说是剑桥的第一大特点。用一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家”,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社会”。在这所大学,学院就是一个熔炉,将青涩的大学生变成能够立足于社会的人。在美国,深受学院制影响的是耶鲁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


关于学院制的好处,牛津大主教约翰·纽曼在他的讲演集《大学的理念》(The Idea of a University)一书中有很好的解释。纽曼是英国十九世纪的教育家,他总结了代表英国高等教育最高水平的牛津大学几百年来的办学精髓,就是强调在大学里,学生们除了学习知识以外,需要相互交流,相互学习,彼此成为朋友。


大学是学生们必不可少的人生经历,缺乏了这些,大学生活便不完整了,教育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培养有能力服务于社会的人,而不是发文凭。纽曼在一次讲演中这样讲述学院制的好处:


“先生们,如果让我必须在那种由老师管着、选够学分就能毕业的大学,和那种没有教授、考试,让年轻人在一起共同生活、互相学习三四年的大学中选择一种,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为什么呢?


我是这样想的:当许多聪明、求知欲强、富有同情心而又目光敏锐的年轻人聚到一起,即使没有人教,他们也能互相学习。他们互相交流,了解到新的思想和看法,看到新鲜事物并且掌握独到的行为判断力。”


剑桥培养人的出发点是训练和塑造一个年轻人,开阔他的视野,让他能够承担起世俗的责任,成为更好的社会上的人,对全人类有益的人,能够名垂青史的人。应该讲,纽曼有点像围棋里讲的求道派,他追求的是教育的终极理想。


纽曼生活的年代和今天的中国有点相像,工业革命正在进入高潮,社会对技术、管理和商业的专才需求很大,年轻人学习一技之长也能得到很好的职位,有较好的收入。但是,当时英国的社会比较浮躁,这也和今天快速发展的中国很相似。纽曼反对这种知识面窄、缺乏广度的高等教育理念,支持大学长期坚持的以素质教育为根本的大学教育。


他多次提到将一大群好学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生活的重要性,在学业上要少管他们,但是必须教他们对自然美德的追求,生活的知识,商业的信用,对是非的判断能力,生活品位,以及对英国的贡献。纽曼针对当时大学教育开始出现的功利现象,提出了大学是传播大行之道(Universal Knowledge)而非雕虫小技的地方,并且把这一点作为对大学的基本要求。学院制实际上贯彻了纽曼所总结的教育理念。这些大学之所以为学生建立起一个大家庭,之所以让教授们和学生们生活在一起,就是为了让年轻人相互学习,并且从教授身上学到课本之外的知识。


对剑桥,如果学生只是慕它们的盛名而来,即使通过两级录取进入了某个学院,却不能和其他同学很好地生活在一起(比如别人都去唱诗班,你却在宿舍里睡觉),那就失去了到这里来读书的意义。因此,选择剑桥首先要认可学院制。


总结而言,我在剑桥的几点收获是:


1.人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是天生的,我们需要保持住。


2.早期的大学是非功利的。


3.每一所名牌大学能成为一流,都有一两个确立它历史地位的教育家,没有他们,那些大学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


4.学习需要系统化,做学问不能全靠查资料和主观的演绎推理,那只是对已有知识的诠释,而只有实验科学才能获得新知识。


米果提供SEO优化